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第二十三章 神秘圈内女友

第二十三章 神秘圈内女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神秘圈内女友……

    说的应该是唐念轻吧……

    唐曼曼眼神微微沉了沉,垂在身侧的苍白手指渐渐的收紧。

    如果可以的话,她是真的不想再和那两人之间扯上任何的关系了。

    可是……工作,她不能丢。

    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唐曼曼闭了闭眼,决绝的点头,“我答应。”

    这样的人,不值得她丢了工作。

    “明智的选择。”叶燕菲嘴角挑了挑,双手交叉架在下颚处,“你是个聪明人。”

    唐曼曼没有答话,拿了桌上的文件,便想离开。

    “慢着……还有一件事。”在她拉开门的时候,叶燕菲再次悠然出声,“计氏那边的采访,你帮我牵条线。在完成路尧的跟拍之前,计氏那边你就先不用管了。”

    要不是她给了唐曼曼机会,唐曼曼怎么能拿得下计氏的采访。

    她现在,不过是拿回她应得的罢了。

    “……”唐曼曼步子一顿,欲言又止的回头。

    “怎么,有问题?”叶燕菲眸子沉了沉,变脸的速度非常之快,“唐曼曼,别不识好歹。”

    “……没问题。”唐曼曼认命的叹了口气。

    计氏的采访是怎么拿下的她现清楚不过,她不过也是凭着和计深年的“关系”才有了合作。

    可现在事情已经够乱了,要是她再说这些,只会乱上加乱,更让叶燕菲以为她是不愿意交出计氏的专访权。

    既然这样,她还不如保持沉默。

    反正,她只需要保住自己的工作就好了,她也不愿意透露自己和计深年的买卖关系。

    叶燕菲满意的点点头,面色又变回了方才的和蔼可亲,“行了,天都快黑了,早点回去吧。不过,走之前,记得把计氏的采访资料发给我。”

    按照叶燕菲的嘱咐,唐曼曼做完了所有的交接工作才步伐沉重的离开工作室。

    只短短一天,发生的事情让她仿佛经历了一辈子那么长。

    早已经空空如也的腹部又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唐曼曼摸了摸肚子,有几分犹豫的低头看向手中的粉色蛋糕袋子。

    那袋子已经被挤出了好几条的褶皱,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蛋糕已经彻底的“毁”了。

    可不知道怎么的,她鬼使神差的还是将这袋子给提了出来。

    从工作室到计深年的别墅有一路直达的公交车,只是班次很少,间隔时间也长。

    唐曼曼估算了一下时间,又看了看周围,见没什么人,便在一旁的候车位上坐下,小心翼翼的将粉色的袋子打开。

    蛋糕的确和她猜想的差不多,已经被压成了一团,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不过,味道还是不错,香甜细腻的奶油在口腔中融化开来,让她想到了刚被父亲带回家时吃到的第一块生日蛋糕。

    那时候,她是真的以为自己能有个家了。

    哪会想到,后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苦笑着摇摇头,抬手蹭了蹭有些发酸的鼻尖,大口大口的往口中塞蛋糕。

    街角,斜对面,一脸黑色的轿车安静的停在那里。

    许久后,车门打开又关上,一阵清晰又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唐曼曼吃的认真,同时在脑子里计划着明天要去哪里蹲守路尧和唐念轻,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靠近。

    “啪嗒……”黑的发亮的手工皮鞋出现在视线中,伴随着男人低沉且带着几分愠怒的嗓音,“唐曼曼,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能这样狼狈的在街边啃……”

    男人嫌弃的盯着她手中“不明状”的物体,好看剑眉瞬间皱成一个大大的川字,“蛋糕?!”

    计深年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开完会才从管家那儿得知,这女人居然一直到吃完饭的时间都没回去。

    打电话又关机无人接听,他只得让秘书开车过来一趟,跟着,便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小女人形单影只的从漆黑的工作室出来,左脸写着沮丧,右脸写着难过。

    末了,可怜兮兮的在路边蹲下,摸摸索索从袋子里摸出一团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开啃。

    还好他过来的时候果断的拒绝了林长森的陪同,不然的话,他非得被那家伙笑死不可。

    “计……先生……”唐曼曼微微一怔,咕噜一声将口中的蛋糕咽下,慌张的起身,清秀的小脸在昏暗的夜色中涨得绯红,“您,您怎么来了。”

    “手机呢?”计深年忍着想要将对方爪子上的“蛋糕”拍掉的冲动,有几分咬牙切齿的问。

    “啊?”唐曼曼眨眨眼,恍然反应过来,“手机没电了。”

    下午她工作太专注,手机没电了也没注意,等她从叶燕菲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她便想着回了计深年那儿再充电。

    反正,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人找她。

    却不想,她算漏了计深年。

    “……”计深年抬手按了按有些抽痛的额角,已经不知道该对这个女人说什么了。

    似乎,他每次见到唐曼曼,对方都狼狈的不行。

    瘦瘦小小一只,总是一副胆小的模样,活脱脱的小兔子一只。

    “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唐曼曼再迟钝,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像计深年这样的人,因为担心她,亲自跑上这样一趟,有多难能可贵,她心中再明白不过了。

    心底缓缓升起一抹温暖,嘴角缓缓勾起。

    或许,计深年是因为他们之间的那份契约才关心她,可这对她来说也是一份重要的温暖。

    至少,她现在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之外,还会有个人担心着她的安危。

    “笑什么?”计深年皱眉低呵一声,指尖隔空指了指她,充满了威吓的意味。

    可唐曼曼笑的却越发的开心,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亮的厉害。

    计深年,“……”

    这个小女人,是个傻子吧?

    可莫名的,胸腔中积压的浊气瞬间一扫而空。

    “擦干净,跟只花猫一样。”计深年冷哼一声,从口袋里抽出干净的手巾胡乱的递出去,长眸睨着那粉色的蛋糕袋子,“都成这样了还吃?丢了。”

    发布完命令,男人便扬着修长的腿,返回对面的车。

    “还能吃,丢了多可惜。”唐曼曼快步跟上,第一次大着胆子接上了计深年的话,“味道很好,而且……这是计先生特意买给我的。”

    她从来都很珍惜旁人的给予。

    计深年弯腰的动作微微一顿,深邃的眸子完后瞟了一下,“讨好我也没用,不丢别上车。”

    说完,便钻进了车里,双腿交叠,闭目养神。

    唐曼曼,“……”

    她哪里有讨好了?她说的是真心话啊!

    在心中嘀咕了一声,万般不舍的去将袋子丢进垃圾桶。

    昏暗的车厢中,男人紧抿的嘴角缓缓的勾起,若无其事的吩咐,“蛋糕,明天开始,每天送到她工作室。”

    “好的,先生。”秘书摸出手机,十分尽职的立刻做安排。

    别墅中,管家还留着一桌精致的饭菜。

    唐曼曼一进门,就被管家请到了餐桌前,用餐。

    刚才只吃了几口蛋糕,肚子还饿着,唐曼曼也不客气,赶紧将肚子填饱。

    “计氏的采访,我暂时不能继续了。”吃的差不多看,唐曼曼才小声的开口。

    “为什么?”计深年头也没抬,优雅的切着牛排。

    唐曼曼咽下一口食物,有些紧张的回答,“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

    她没法告诉计深年真相,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叶燕菲“牵线”。

    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称病推掉计氏的采访,之后再由叶燕菲接手。

    “不舒服?”计深年手中的刀叉顿住,抬眸挑眉,沉默片刻,转向管家,“立刻通知陈医生过来一趟……”

    “不用了!”唐曼曼心头一跳,连忙摆手,结结巴巴的阻止,“我,我,我就是孕吐……”

    急中生智,她将下午的症状说了一遍。

    “就是这样,怀孕的普遍反映,不用看医生。”

    虽然她说的是真话,但是中间还隔这一层原因,让她到底有些心虚。

    管家握着电话不动,像是随时等待着计深年的命令一般。

    计深年眉间微微挑了挑,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唐曼曼,半响才点点头,简短的回答,“行。”

    唐曼曼暗自松了口气,却不想自己的表现在计深年的眼中却成了另一种意思。

    小女人,胆子小,所以怕医生。

    计深年默默的想着,颇为困扰的皱眉,这今后的一系列产检可如何是好?

    解决完一件心事,唐曼曼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饭后睡意袭来,她向计深年告了后便迷迷糊糊的上楼休息了。

    一直到躺上床,她都没反应自己又非常自然的进了计深年的房间。

    之后,为了营造自己的确需要休息几天的“假象”,唐曼曼在家呆了好几天。

    不过她也没有闲着,好好的将路尧和唐念轻的资料研究了一遍,勾出了几个最有可能拍到两人的地点,又做出了一系列的跟拍计划,她便出门开工了。

    根据规律,每次路尧参加完一些比较大型的活动之后都会偷偷的同唐念轻见面。

    今天,在计氏有一场关于公益活动的发布会,路尧作为临时嘉宾会出场。

    唐曼曼全副武装,端着自己的宝贝相机,蹲在计氏的停车场里等着。

    一会儿,只要路尧从这里出来,她就能跟上去。

    同一时间,计氏顶层,总裁办公室,计深年一边听着秘书的电话,一边神色莫测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叶燕菲撩了撩自己今天刚做的卷发,努力扬起一抹千娇百媚的笑容。

    这可是娱乐圈的钻石王老五啊!

    要是她能借着这次机会,攀上计深年这根高枝,何必再憋屈的窝在那小工作室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