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七剑镇苍穹->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打赌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打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楚玄抬头看天,露出的却不是惊容,而是微微一笑,说道:“虚无存在,你可真会开玩笑。”

    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就好像和一个老朋友在开着一些无关痛痒的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也没有开过玩笑,”虚无存在的声音很重,好似是在强调自己的态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杀!”

    所有妖族全部刀剑在手,全身戒备,万分紧张的看着前方那个消瘦的身影。

    从来没有一刻,在他们的心中这样的相信一个人,可以将一切,甚至是生命都交付给一个人手中,这份相信,这份寄托,让他们好似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归宿。

    虚无存在的话让地上的人变得躁动不安,可以说,虚无存在的话是很有影响力的,并且是很值得相信的。

    它说杀光妖族能进九危塔,就一定能进!所以,很多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刀剑入手,只等有人呐喊一声,就会蜂拥而上,将所有妖族全部屠杀殆尽。

    地上的人按耐不住,屠杀即开。

    玄武妖族全身戒备,誓死不屈。

    虚无存在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

    而楚玄却是神色平静的站在玄武的龙角中间,一笑,“虚无存在,不知道你身在这武神居内,可曾知道,这个天下什么最难测?”

    短暂的沉默后,宏大的声音说道:“天道!”

    楚玄一笑,摇了摇头,“错了,天地之间最难测的乃是人心。”

    “人心?”

    “是,人心,”楚玄指着下面的人,“就拿下面的这些人来说吧,纵然你可以阻止控制他们进入九危塔,可是你能知晓任何一个人此时心中所想吗?”

    虚无存在沉默。

    “你要他们杀尽妖族,可是,我可以和你打一个赌,他们不会听你的话,而且一个妖族都不会死。”

    楚玄的话坚定不移,让所有妖族安心,令所有人停下脚步,放下动作。

    “哦?打赌?”虚无存在说道,犹豫了片刻后,满怀信心的答应了,“有趣,和你赌了。”

    “既然你打赌,自然是要赌注的。”

    “同意,我若输了,便放你们所有人进入九危塔。”

    “好,我的赌注便是我和所有妖族的性命。”

    “哈哈哈,成交,”说罢,只见天空上一道金光射下,打在了九危塔的门户洞口之上,只见原本无形的屏蔽光幕随即显现出来,显然,虚无存在已经做好了准备。

    “楚玄。”九城不安。

    “没事,一切都会没事的,”楚玄的语气很轻,可是却给人一种十足的镇定,让九城和所有妖族都能静下心来,就连玄武都安静了下来。

    “虚无存在,你可知道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楚玄镇定,“那就是你不该将所有人都当做傻子,你以为你的区区一句话,他们就会像个白痴一个傻乎乎的冲上来,你也太小看我们所有人了。”

    “你就算将他们统统都说成圣贤,也改变不了结果。”虚无存在对楚玄的话不屑轻视。

    “就是,”纯钧剑主高声喊着,“我们这些人凭什么听你的,你凭什么做主决定我们所有人的去留和机缘,我偏要杀妖族,进九危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拦下我们这么多人,来啊,想要宝物的和我一起杀。”

    顿时,一道道剑气冲天而起,纯钧剑主的话很有煽动性,眼见越来越多的人纷纷拔出刀剑,就要展开屠杀。

    “纯钧剑主说的好,”楚玄指了指所有的妖族,“的确这里的妖族实在太少,根本挡不住你们这么多人,就算是拼死反抗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徒劳无用罢了。”

    “你们可以杀了这里所有的妖族,可是,出去后呢,我真的很想知道,区区一个万剑阁要如何承受妖族的无边怒火。”

    “哼!”纯钧剑主一声冷哼,“你休要吓我,今日屠杀妖族,所有人类都有份,难不成整个妖族还敢与我人族开战不成。”

    “再说了,此时在场的人皆是人族,只要将所有妖族屠杀殆尽,有虚无存在的帮助,封锁消息很是容易,就算出去之后只要所有人尽皆守口如瓶,妖族又怎会知晓今日之事,武神居内凶险至极,全军覆没也并非不可能。”

    楚玄微笑鼓掌,“纯钧剑主说的好,不仅口齿伶俐,而且心思缜密,做到了滴水不漏,真是佩服,佩服。”

    纯钧剑主不屑嘲笑,好似在讥讽楚玄的无知。

    “既然纯钧剑主如此聪明,晚辈倒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纯钧剑主与在座各位前辈名宿。”

    楚玄的态度很是诚恳,好似真的是在真心讨教。

    “有屁快放。”纯钧剑主很不耐烦。

    “是,”楚玄一笑,“第一个,今日屠杀妖族在此,影响甚大,说不定真的会像纯钧剑主所说,会引发人族与妖族大战,到时,定是生灵涂炭,饿殍遍野,天下大乱,而引发这一切的便是在场所有人,各位认是不认?”

    所有人都沉默了,就连纯钧也不敢答话了,尽管他嚣张,但是这样的罪名还是不敢随意担下的。

    “第二个,就像纯钧剑主所说,今日成功屠杀妖族,并且消息也完美的封锁了,可是,请问纯钧剑主,出去后要如何做才能确保所有人守口如瓶,可有良策?”

    “我……”纯钧剑主支支吾吾了片刻也说不出一句话,他不是傻子,知道要所有人守口如瓶根本不可能,更别说什么良策了。

    说到此,楚玄忽然神色一冷,指着纯钧厉声喝道:“纯钧,你明知道今日一旦妄开杀戒,他日必会给在场之人,甚至所属门派,更甚者乃至整个天下都带来无可避免的灾难,却还要挑唆所有人与你一起屠杀妖族,到底是何居心!”

    “你!”纯钧大惊,急急喊着,“你血口喷人!”

    “你要所有人与你一起妄开杀戒,屠戮妖族,却根本无善后良策,你这分明就是要所有人与你一起背负天下骂名,承担战乱之苦,你还说是我血口喷人,我看你是想要夺宝想疯了,不惜拉着所有人与你一同下地狱!”

    楚玄厉声咆哮。

    “你!”纯钧剑主气的七窍生烟,全身通红,他都快气疯了,可还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楚玄可不会对其心慈手软。

    “为封锁消息你就要杀尽所有妖族,可是,你又怎知这里的人难道就没有与妖族亲近之人,或者为了打压对手,故意放出消息为妖族通风报信之人,这些你又要如何防范,难不成为防如此,你要杀光所有人吗?”

    纯钧已经彻底无言了,只能用恶毒无比的眼神看着楚玄,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抽筋拔骨,生吃其肉,饮其生血。

    楚玄指着纯钧,眼神冰冷,怒声喝道:“纯钧,你可知罪!”

    “知罪,哈哈哈,”纯钧仰天大笑,“我纯钧何罪之有?”

    “冥顽不灵,死不悔改,无药可救!”楚玄怒道,“好,你不是问你何罪之有吗,我就给你七宗罪。”

    “你万剑阁与我楚玄有着生死之仇,众人皆知,可是,你却为报与我之仇,满足一己之私,竟然想要在场之人血肉拼杀,其罪一!”

    “无端挑唆人族与妖族大战,势要造成天下战祸,其罪二!”

    “战祸一起,万千生灵必定死伤惨重,无数人族将化为白骨,暴尸野外,这一切全引你而起,如此惨无人道,残忍至极,其罪三!”

    “此刻在场人族与妖族死战,定有死伤,难道那些人的生命在你眼中就如此一文不值,其罪四!”

    “令在场之人尽皆背负无数骂名,其罪五!”

    “让在场之人开始被妖族追杀之厄运,其罪六!”

    “屠杀妖族,事情必定败露,为封锁消息,竟然还想要屠杀在场人族同胞,我在此请问,你纯钧是何居心,你万剑阁意欲何为,其罪七!”

    楚玄怒视纯钧,声震四野,“纯钧,你可知罪!”

    “哈哈哈,”纯钧发疯大笑,手中长剑在手,怒吼狂笑间,手持长剑飞身而上,“我杀了你!”

    楚玄摇了摇头,拍了拍玄武的龙角。

    玄武怒吼一声,巨大的爪子电光火石间狠狠拍下,啪的一声,就像拍死一只虫子般,发狂的纯钧根本无法阻挡,顷刻间便被活活拍死,尸骨无存。

    一切发生的太快,从楚玄一人高声质问,到纯钧突然冲出,再到被玄武一拍击杀,快的不容任何人反应,快的九剑阁的其他剑主毫无反应,眼睁睁的看着纯钧死去。

    楚玄挥手间,纯钧宝剑与一个储物袋便落在了他的手中,楚玄开心的看了一眼,挥手间便收了起来,楚玄看了下面的万剑阁的人一眼,眼神的意思很明显。

    是警告,赤果果的死亡警告!

    “既然纯钧已经伏法,我就还想再问一句,”楚玄看着所有人高声喊道,“是否还有人愿做这万恶之人?”

    所有人尽皆沉默。

    不是所有人都被楚玄吓到了,而是楚玄替他们分析的很好很对,今日屠杀妖族,什么人族与妖族大战,什么千古罪人都是后话,迫在眉睫的便是出去后,妖族的无边怒火与追杀。

    妖族势大,气势汹汹。

    人族自私,各自为战。

    想要宝物是对的,可是小命没了,再好的宝物也是没用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