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天道之子辅助系统-> 第34章.幕后黑手

第34章.幕后黑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严妈妈再次复命的时候,大夫人正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思考着。

    “夫人,已经问清楚了,落月刚刚到致宁院,给她指派的是打扫中庭的活,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小姐昏迷前她就离开了,去了满香园,说是看望一同进府的小姐妹,只是顺嘴说了几句致宁院的奢华。老奴虽然也怀疑过,但她贴面之后也只是哭喊求饶,说的应该是真话。”

    严妈妈说着,抬眼看了看大夫人。

    大夫人只是“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严妈妈继续说;“至于那个薰草,的确是五小姐设计十二小姐,安插进来的,那一日,是故意等着十二小姐把人领回来,利用我们十二小姐的善良,着实可恶。但是薰草,虽然承认自己是五小姐派来的奸细,但她只承认昨夜将十二小姐昏迷的消息传给了五小姐,而且也是唯一一次传话,其余时候都是本本分分当差。虽然也贴了面,但依旧是如此说的。”严妈妈换了口气,“老奴没用。”

    这一次,大夫人没有用“嗯”来回复严妈妈,而是,轻“呵”了一声,也不知嘲讽的是谁。

    严妈妈老脸一臊,但依旧努力保持镇定,继续道。

    “至于老夫人,送来的针线婆子,老奴不好贸然贴面,她也老老实实交代,是自己爱嚼舌根,昨日听了点事情,就到延鹤堂说嘴了,不过,她好像只以为,十二小姐是积食吐了,并不知道十二小姐昏迷。”

    严妈妈说完,瞅了一眼大夫人,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立一旁。

    而大夫人,也是毫无反应,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如此过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

    大夫人才开口,“怎么就都喜欢,盯着我的致宁院呢?”

    严妈妈垂首,不敢答话。

    大夫人也不指望严妈妈能说出什么建设性的话来。审讯,严妈妈可以,但这些细节的推敲琢磨,严妈妈就完全不够用了。

    “严妈妈,你说,她这是在给自己生母报仇吗?”大夫人喃喃问道。

    “老奴,愚钝。”严妈妈回道,犹豫了片刻,又重新道,“可是,夫人,这七小姐不是怯懦无能吗?真的会是她吗?”

    是的,大夫人审查了整个致宁院,最后动用了“贴加官”,才将事情大致调查清楚,而幕后黑手居然直指白家七小姐,白纤桐。

    在被审问的人中。

    落缤交代:

    自己因不满,仅黄栀受到白纤柚重视,私底被白纤桐用金钱收买。因为一开始只是传递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就能得到不菲的报酬,而且每次传递消息,都是提前制造的偶遇,安全性极高,就放松了警惕。

    直到有一次,她在传递消息时,白纤桐赏了她一盘十分精致的点心,起初并不怀疑,只是担心回到致宁院被人询问点心来处,便自己一个人在路上就偷偷把点心都吃完了。

    谁知自此,发展成不隔三岔五吃白纤桐赏的点心,就会浑身难受,痛不欲生。等她意识到自己,被白纤桐用药物给控制住时,已经为时晚矣。

    但一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时被哪一种药物控制了,二来她也轻易出不得府,看不了大夫。

    只能一步步听命于白纤桐。

    前几日,白纤桐让她找机会除掉白纤柚,并答应给他解药。虽然很挣扎,但对解药的渴望突破人性的底线。

    于是她在白纤柚去景伍处时,偷偷提前潜入了浴房,寻找机会。

    结果行凶一半,被黄栀撞破,只能夺门而去,黄栀担心白纤柚,并没有追上来,而她也没有穿日常的着装,甚至还蒙了面,却依旧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黄栀识破了,于是干脆就杀了黄栀。

    落缤在交代完这些之后,就直接撞墙自杀了。

    结果,不等处理完落缤的尸体,被大夫人吩咐去致宁院上下搜查的点翠,便回话,在落樱的房间里发现了落樱的尸体,并遗书一份。

    而遗书上所述,基本与落缤临死前交代的一般无二,唯一的区别就是换了个人,姐妹俩倒是都把对方给摘了出去。

    落缤,落樱姐妹俩一死,很多线索就都断了。可事情到这个地步,基本上也算是可以定性了。

    幕后黑手,居然出人意料的是那个不被重视的七小姐,白纤桐。

    大夫人,沉默着回忆关于白纤桐的一切。

    印象里的白纤桐,在林姨娘还活着时,就是个不讨喜的,一天天就知道点吃的,林姨娘死后,倒是不爱吃了,反倒是变得爱哭了,愈发让人不喜。

    可这样看着就没出息的姑娘,怎么可能干出如此歹毒的事情。

    大夫人思忖着,表情越来越严肃。

    严妈妈在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突然,大夫人幽幽开口道,“难道,爱哭窝囊都是装的吗?”

    严妈妈一窒,不知是否应该搭腔,她担心自己讲一些,有的没的,空头白脑的话,反而惹了大夫人不快。

    突然,严妈妈脑子有个想法快速划过。

    “夫人,您是七小姐的嫡母,如今七小姐也回到大房了,要不,找个人去满香院,把七小姐唤来?”

    严妈妈觉得与其耗费心力,苦思冥想,不如直接把当事人喊过来。

    大夫人听到严妈妈的话,神色一暗,自己就不该多问。

    “把她叫来,问什么?落缤和落樱都死了,你还有其他证人吗?还是说,你打算对白家七小姐贴面吗?”

    大夫人的话,让严妈妈感觉自己实在是蠢极了。自己这是一下午审人,审傻了。以为谁都可以拿过来盘问一番。

    “那,夫人,要不要和大爷通个气?”严妈妈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夫人一挑眉,眼神转向严妈吗“要,当然要。”

    眼神定定看着严妈妈,大夫人一字一句道:“一字不落地告诉大爷,你今天审过的,每一个人都说了什么,全都要一字不落转述,知道了吗?”

    大夫人的眼神太实,让严妈妈浑身不自在,好像原形毕露一般。

    “你也去吧。”

    “是,老奴告退。”

    转瞬,书房又仅剩下大夫人一人。

    她又何尝不想直接拿了白纤桐来审问?但无凭无据,唯二的人证都死了,落樱的遗书也处处透着漏洞,又如何能作为证明?

    至于,大爷。大夫人倒是希望他能查出点什么来。

    落缤,落樱虽死,疑点依旧很多,比如黄栀的尸体,是如何被运到厨房的?又比如黄栀为何不,一开始就说是有人要害白纤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