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第八十一章 长生不老(求推荐!)

第八十一章 长生不老(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感谢幽萌之羽大佬的章推,说实话真的很开心哈哈哈哈哈,万万没想到大佬会看我的书,有些受宠若惊。

    再一个就是昨天的拉克之歌只是听歌时候随手发的一个番外啊,不是更新啊各位别说我水了!

    就酱,十六号就要上架了,希望大家多多捧场!谢谢!)

    “阿拉戈克,你安心的去吧,汝妻儿,吾养之…”艾格低声念着悼词。

    夜晚,禁林边缘海格的小屋后,艾格和海格两人站在一大堆蜘蛛尸体旁低声啜泣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夜色下相得益彰。

    可怜的老蜘蛛躲过了艾格第一次暴走,第二次终究还是没躲过去,被风风火火袭来的艾格彻底干掉了。

    抽抽搭搭的啜泣声远远地在夜空中传了出去,艾格和海格哭得凄凄惨惨切切。

    海格哭得是自己的好朋友被艾格不小心弄死了。

    艾格哭的是价值几千加隆的长期饭票就这么打了水漂,阿拉戈克死的惨啊,海格连它的脑袋都没能找到。

    当然,找到的那些巨蛛脑袋都被艾格趁着海格不注意收了起来,打算回去以后提取一下它们嘴上的毒液。

    虽然对八眼巨蛛群的遭遇很是同情,不过艾格心里还是乐开了花,这一趟糟蹋下来,怎么也有个几千加隆进账了,虽然很浪费…

    “哦…阿拉戈克…”海格吸着鼻子抹着眼泪。

    “对不起,海格。”艾格有些歉然的看着海格。

    “哦,不怪你,艾格,只能说是他的命不好吧…”海格再次响亮的吸了一下鼻子:“我还记得当初我把他从外面带回来的时候,他才巴掌大小,那么可爱,那么听话,虽然这两年有些不安分了,但我知道那也只是他的孩子太多了,邓布利多早跟我说过让他们这么繁衍下去不是什么好事,但我没想到坏事来的这么快…”

    “没关系,我过两天再给你送个好看点的宠物,保证你会喜欢。”艾格拍了拍海格粗壮的胳膊。

    “是朋友…”海格哽着嗓子纠正着。

    “对,朋友!”艾格咧咧嘴。

    小孩子的歉意来得快去得也快,怀着小时候对着蚂蚁窝撒尿的歉疚感,刚刚还在和海格一起嘤嘤嘤的艾格,这会脸上已经看不到什么悲伤的神色了。

    艾格看着面前的蜘蛛尸体大山沉思着,果然是谈钱伤感情么…

    艾格觉得别说只是一只大蜘蛛,只要有着自己难以拒绝的好处,神也杀给你看!

    看了看漆黑的夜空,艾格溜溜达达顺着小径一路回到了城堡塔楼,公共休息室内爱莎正看着窗边的一盆日光兰有些发愣。

    “日光兰…百合…”爱莎喃喃自语的轻声说着。

    “什么?”艾格有些疑惑的看着爱莎。

    “莉亚说斯内普喜欢养百合,很难想象那么一个阴鹜的男人会喜欢养百合花。”爱莎轻声笑了笑:“莉亚向我打听斯内普的过去,安娜是克隆人,是么?格兰杰夫人和我说过安娜是斯内普女儿的克隆体,不过我不相信,是个霍格沃茨毕业的都知道斯内普没结过婚。”

    艾格嘴角抽了抽:“所以…你想知道什么?”

    喜欢养百合?很正常,因为英文里百合的读法就是莉莉啊…

    “斯内普有喜欢的人?但是…死了?”爱莎有些好奇的看着艾格。

    果然,是个女的就免不了八卦的天性…

    “你猜对了。”艾格点了点头,艾格觉得还是告诉她的好,一方面是为了斯内普这个万年童子鸡后半辈子的幸福,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满足爱莎作为女人的八卦心里。

    “他爱的人叫莉莉,读音和百合一样,那盆日光兰是斯普劳特教授送给纳威养的,他对照顾草药很有一套。”艾格点点头,悠哉的靠在了沙发上:“这可是纳威照顾了好久的一盆百合花,他打算亲手调配出一份生死水让斯内普对他刮目相看,毕竟他在西弗勒斯面前一直有些底气不足…”

    艾格轻轻拨弄了一下盆中花朵柔嫩的叶片,抿着嘴笑了笑:“当初我们第一节课的时候,西弗勒斯就曾问过哈利,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哈利没答出来,被西弗勒斯好一顿讽刺…”

    没错,斯内普所说的水仙根粉事实上是日光兰,属于百合,只不过长得像水仙而已,这种花在神话中是一种酷似水仙,四时不谢的长春花朵。

    “第一节课?生死水是六年级的课程,他是在找茬么?”爱莎蹙了蹙眉,看样子对斯内普做的事情很不满。

    “对,没错,就是在找茬,哈利和他爸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至于哈利他爸爸,当初经常欺负西弗勒斯,最主要的是,哈利的母亲,名字叫莉莉…”艾格有些揶揄的笑着:“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报应?我敢发誓,哈利他爸爸做梦都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儿子会落在西弗勒斯手里…”

    “斯内普教授爱的人竟然是哈利的母亲?”爱莎轻声笑了起来,随即有些疑惑的蹙起了眉:“等等,生死水?”

    “怎么了?”艾格有些疑惑的看着爱莎。

    “你知道…日光兰和苦艾草连在一起的花语是什么吗?”爱莎有些惊叹的看着艾格。

    “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研究花语做什么…”艾格有些不悦的嘟嘟囔囔,打死也不承认是自己的无知…

    爱莎不理会艾格撒娇般的置气,只是有些惊讶的喃喃自语:“日光兰的花语是:我的悔恨追随你致坟墓;而苦艾的花语是:苦涩的悲伤,而书中给生死水这种魔药的含义是生不如死,永远沉沦…连起来的意思就是…”

    “我对你母亲的死感到非常悔恨,这让我悲痛不已,从此以后我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他是想表达这个?”艾格顿时惊讶的坐直了身体:“梅林在上,他可真是个骨灰级舔狗…”

    就斯内普这种专情程度来看,L·D大军必须有他一员啊!

    爱莎看着艾格的样子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揉了揉艾格的脑袋:“很感人的好么?天啊,原来这才是斯内普一直以来不结婚的原因?”

    艾格也忍不住为斯内普的执著感到震撼,扪心自问,艾格觉得自己是做不到斯内普这种程度的,知道斯内普专情,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专情啊!

    该说果然不愧是斯内普么,连表白都这么闷骚…

    “所以说…当初西弗勒斯询问哈利粪石的问题也不是为了为难他,只是想要他深刻的记住,以防不时之需?”艾格捏着下巴回忆着那天的情况。

    随即猛地想起了当初佩妮对哈利说过的一句话:你母亲的魔药课非常好!

    原来这不是开玩笑啊?

    斯内普根本就不是在为难哈利,他只是想在哈利身上寻找莉莉的影子…

    艾格觉得如果哈利是个长得像妈妈的女孩的话当时的情况会更好一些。

    想想吧,斯内普看着‘哈莉’,阴沉的脸上勉强的挤出一丝温柔:“波特小姐,水仙根粉加入艾草会得到什么?”

    “我不知道,教授。”‘哈莉’眨着绿色的大眼睛看着斯内普。

    “很好,你很诚实,格兰芬多加十分…”

    马尔福:“∑(っ°Д°;)っWTF??”

    艾格甩了甩脑袋,不行了,越想画风越不对…

    “感觉有些心慌慌的,好像有点堵,我真的很难想象,要爱一个人到何种境地才会一连十几年过去都依旧这么刻骨铭心…”爱莎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轻轻吸了吸鼻子。

    艾格看着爱莎的样子直撇嘴,女生总是对这种传说级别的爱情心驰神往。

    突然想起上辈子看的一个笑话:

    女孩祈求上帝给自己一个疼自己,爱自己,温柔体贴的恋人。

    上帝说我给了啊,但是你对他说只是把他当朋友…

    呵,女人…

    斯内普无疑就是这种传说级别的备胎,如果备胎分档次的话,艾格觉得斯内普最少是个橙装,还是套装的那种,连命都给人家儿子搭上了…

    “这种情况呢,你就不要想太多了,西弗勒斯这辈子就正眼看过那么一个女生,因为那个女生是唯一一个正眼看他的,正因为情有独钟所以才情有可原,但是把他的境遇放在别人身上显然不太合适。”艾格轻轻拍了拍爱莎的肩膀,有些不以为然的说着。

    “他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可惜了,故事里都是那么讲的。”爱莎仍有些残念的念叨着。

    “因为斯内普犯下了一个他至今都不能原谅自己的错误。”艾格微微叹了口气:“他骂了莉莉泥巴种,然后因为少年人的面子问题一直不肯低头认错,而随着莉莉慢慢和哈利父亲走到一起,斯内普也越来越绝望了,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恶劣,直到最后,斯内普加入了食死徒,两人的关系彻底终结。”

    “但是他为什么会愧疚?”爱莎有些疑惑的看着艾格。

    “十几年前,特里劳妮教授应聘的时候不小心做出了一个真正的预言,关于一个孩子和伏地魔的,当时斯内普听了一半,转头去告诉了伏地魔,结果到最后发现伏地魔要杀人是莉莉的孩子,也就是哈利。”艾格叹了口气:“这才是斯内普的心结所在。”

    爱莎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个故事听起来未免让人心里有些堵塞,这让渴望美好的女孩一时有些接受不能。

    “人终究会被其年少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艾格哼哼了一声:“要我说斯内普就是太怂,要是我的话直接二话不说撸掉伏地魔的脑袋,然后顺手把他老子的坟包炸了,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当然艾格也只是吹一吹而已,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估计自己也做不到…

    不过男人嘛,爱人面前总不能落了面子…

    艾格打算等假期去抓伏地魔的时候帮斯内普找回场子,把伏地魔抓住,打断胳膊腿,喂了春药丢到猪圈里?当然,是给猪喂春药…

    驴也行,不过估计伏地魔可能承受不了?

    “爱情啊…”爱莎伸手将艾格拽到了怀里:“我们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不会,谁敢打你们主意我就弄死他!”艾格气焰彪炳,恶形恶状的哼了一声。

    这种事情,比动了自己的金库还不可原谅…

    不过爱莎这么一提醒,艾格倒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邓布利多之所以让人敬畏却不是惧怕,是因为老爷子一直在活在规则之内。

    而伏地魔之所以令人恐惧,是因为他不遵守规则,游离在规则之外,破坏别人心中的美好…

    对于这种存在,有机会一定要弄死他。

    不得不说,艾格对伏地魔的认知要比以前更全面了些,最起码没有以前那么瞧不起了。

    “如果有一天,为了救我,你必须要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会怎么办?”爱莎幽幽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艾格飘忽的思绪。

    “那肯定要做啊,死也得做啊!”艾格毫不迟疑的点着头。

    “如果生不如死呢?”爱莎扳过艾格的脸温柔的看着他。

    “做!”艾格眼神坚定的点着头:“虽然如果有那种情况我一定会很害怕,不过我一定会做!”

    爱莎看着艾格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带着一丝恶意的笑了起来:“如果要你去吃屎呢?”

    艾格震惊的看着面前面容秀美的妹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吃屎?这么恶心的事也说得出口?果然是太熟了么?

    眼看艾格不回答,爱莎娇嗔的捏着艾格的鼻子:“怎么不回答?是不是不敢了?”

    “吃!”艾格表情挣扎的咬着牙,看起来极为痛苦,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大口大口的吃!”

    “吃多少?”爱莎不依不饶。

    “吃到你长生不老…”艾格快哭了,从来都是自己拿捏别人,什么时候让别人拿捏过自己?

    人家调情都是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啊,又或者是什么You jump,I jump什么的。

    到自己这呢?

    你愿意为我吃屎么?好在说的不是中文,不然两个人一起恶心…

    这下好了,爱莎满意了,艾格恶心了…

    整整半个晚上,艾格都在干呕中度过。

    自从生活质量提高了以后,艾格也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养出了一身的臭毛病,比如洁癖…

    前世总听说情侣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会有用被子蒙住对方在被子里放屁的事情发生,直到自己亲身经历这么一个恶心的话题后,艾格原本设想中唯美梦幻的婚后生活就这么破碎了…

    碎了一地,拼都拼不起来。

    所造成的的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掌控默默然的时候,由于注意力不集中,艾格又昏过去了…

    间接的造成了禁林里的八眼巨蛛大规模灭绝,海格这两天哭得像个泪人,手帕不离手,不时的擦一下眼泪。

    艾格也不知道邓布利多的那只凤凰守护神是怎么撞的自己,禁林深处的人面狮身蝎尾兽自己没去祸害,最深处的龙巢也没去,世界上唯一的毒角兽部落也安然无恙,甚至于禁林边缘处的独角兽和鹰头马身有翼兽们都屁事没有,唯独蜘蛛巢穴遭了秧,原本属于八眼巨蛛的领地现在看起来仿佛被台风肆虐过了一般,连树都见不到几颗了。

    当晚,艾格不得不再次和海格参加一次葬礼,夜晚的风很大,海格哭得很伤心,他觉得是自己的失责,导致阿拉戈克的后代都遭了秧。

    艾格看着一群蜘蛛的尸体下葬,想了想袋子里的蜘蛛脑袋,艾格差点笑出了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