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震痛随笔-> 第0545章【打下手】 决定性因素在于自己

第0545章【打下手】 决定性因素在于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沃琳下班后直接去了产科看张萍,她没有见到张萍。

    护士告诉沃琳:“张医生已经回宿舍了,是她男朋友接她走的。”

    沃琳急匆匆赶回宿舍楼,一进走廊,就看见任志宏正在炉子前忙活,沃琳顾不上理会任志宏,她直奔宿舍,先去看张萍怎么样了。

    “你回来了?”张萍躺在床上,她没有动,只听脚步就知道是沃琳进来了。

    张萍在宿舍里住的时候不多,可也熟悉了沃琳的脚步声,因为沃琳走路时有一个连沃琳自己都不太注意的特点,就是沃琳的两只脚落地时的轻重有些微差异,尤其是沃琳此时脚上的这双鞋的鞋底沾了水的时候,这个特点就更加突出,因为鞋底着地时的声音差异更明显。

    下午下班之前的天还是晴空万里,临到下班时却突然下了一场雨,而人们还没有来得及找出雨伞,天又很快放晴,而且地面也很快就干了,好像刚才的雨只是人们的一个错觉一样。

    然而,沃琳的鞋却为这场雨留下了证据,因为沃琳的鞋底是蜂窝状空心结构,且底部已经磨损出微不可见的小洞,鞋底只要沾水,就会有水钻进小洞去,走路时发出和平时不一样的声音。

    而这双鞋,是张萍为沃琳选的,理由是,沃琳穿着这双鞋走路轻便,修仪器时走来走去腿脚不会太累,事实也确实如此。

    沃琳因经常穿这双鞋,张萍又很得意帮上了沃琳的忙,所以沃琳穿这双鞋时张萍就刻意多加关注,也就特别了解沃琳穿着这双鞋时的所有特点。

    “你怎么样?”沃琳坐在张萍的床沿,弯腰看张萍。

    张萍双眼微闭,显然因身体无力而不想勉强自己完全睁开眼睛,脸色因失血过多而苍白,嘴唇泛起一层白皮,头发凌乱地铺在枕头和枕头周围。

    “死不了!”张萍勉强露出疲惫的笑容,说话时嘴唇不时抽搐一下。

    沃琳看得心也跟着抽搐:“很难受吗?”

    她倒了一杯水,用棉签蘸着水抹在张萍嘴唇。

    “呵呵,”张萍苦笑,“平时给患者做妇检,做手术时,总是嘱咐患者不要紧张,放松了就不会那么难受,今天轮到我自己,才知道什么叫做由不得自己不紧张,真他妈痛。”

    沃琳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替张萍难受,调侃:“看来是真疼,平时看起来正儿八经的张医生,都疼得说脏话了。”

    “这点疼算得了什么,”张萍故作潇洒地扬眉,“头胎刮宫肯定难受,以后就好多了,据说越往后越没有感觉。”

    任志宏冲进来,脸皱成了苦瓜,乞求张萍:“我的姑奶奶,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咱不说这话行吗?”

    这一次就够他受得了,哪还敢有以后。

    张萍板起脸:“我不会要孩子,有几个我打几个!”

    任志宏直点头:“姑奶奶,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这个苦了。”

    以后?沃琳的视线在张萍和任志宏之间看了个来回。

    张萍把头扭向朝墙一边,本来想要连身体都朝向墙,却因身体难受而没有成功。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休息,别乱动,”任志宏边说便往后退,“我熬汤,我熬汤,我熬汤。”

    他听海副院长说,刮宫后会出几天血,最好卧床休息,因为活动量越大,出血越多。

    沃琳看着任志宏狼狈地退出宿舍,她回头问张萍:“你们俩,和好了?”

    张萍叹气:“他一听海副院长说我突然流产做了手术,吓得赶紧跑到医院来,他对我的那个紧张劲不是作假能做得出来的,说明他在意我,而且这几年的感情,我也不可能一下子放得开。”

    “嗯,明白了,”沃琳笑,“所以,你说的分手其实只是气话,你俩以后该咋滴还咋滴。”

    “也不是完全没有改变,”张萍眼望天花板,长出一口气,道,“我不会搬回他家住了,就是结了婚,也住在医院分的家属房,不会住进他家给他准备的婚房,我的一切靠自己,不给他们家对我指手画脚的机会和理由。”

    “好,有志气!”沃琳给张萍鼓劲,替张萍掖被子,“你现在还是先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有什么想法咱们以后再说,反正你又不打算搬走了,咱们有的是时间说话。”

    张萍微微点了点头,闭眼休息。

    沃琳拿起饭盒准备去食堂打饭,任志宏叫住她:“一起吃吧,我煮的饭多着呢,再来一个人都够吃了。”

    “还是你们自己吃吧,”沃琳找借口,“我一般晚上都吃面食,不习惯吃米饭。”

    张萍和任志宏闹矛盾闹到张萍糟了这么大一场罪,这两人肯定有不想当着别人的面说的话,自己要是真留下和两人一起吃饭,还不知会怎么尴尬呢,自己还是识趣得先走吧。

    “哦,是这样啊,那我也不勉强留你吃饭了,不过我有事求你。”任志宏说完话,探头朝宿舍里看了一眼,确认张萍没有在听他说话。

    “任大哥,您说,什么事?”沃琳等着任志宏的下文。

    沃琳听张萍说过,任志宏在追张萍的时候,已经大学毕业并考上了公务员,而当时张萍才读大二,按正常读书年龄算下来,任志宏应该比张萍大好几岁,也比沃琳的年龄大。

    任志宏也没客气,凑近沃琳低声道:“麻烦你劝劝张萍,让她和我一起回家,我也好方便照顾她,而且,你们的工作性质和一般人不一样,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多,声音嘈杂,她也休息不好不是?”

    沃琳低声答应:“行,我会劝她的,不过她听不听我的,我可不敢打包票。”

    心说就张萍那强势的性子,我的劝说最多起个传话的作用,但是答应还是要答应的,省得解释来解释去的被张萍听见,再节外生枝。

    在食堂打了饭,沃琳不想马上回宿舍,以免打扰到张萍和任志宏,她干脆端着饭盒去了计算机室。

    晚上要给职工上计算机应用培训课,她不知自己离开的这几天里,培训课进程是否在按原计划进行,计算机室有进程记录,她看进程记录的同时,也能顺便在计算机室把饭给吃了。

    天气太冷,在外面吃饭的话,饭很快就冷了,她的胃会受不了。

    计算机室的防盗内门是打开的,小周一个人在沃琳的专用电脑前忙活,听到沃琳用钥匙开外层的防盗网门,小周只是抬头礼貌地叫了一声沃老师,然后低头继续忙活。

    “忙啥呢,吃饭了吗?”沃琳放下饭盒,边翻看培训课进程表,边问小周。

    小周憨笑:“嘿嘿,吃了,下班时在外面吃了一笼饺子,沃老师,您急着用电脑吗,我想看看能不能解开沃老师您的封锁。”

    上午小翟和沃琳对战时用的那台电脑主机,还有沃琳的专用电脑主机,都已经被拆开,小翟的电脑主机硬盘被拆下来,接在沃琳的电脑主机上。

    “你用吧,我暂时没啥事用电脑,”沃琳问小周:“看来你已经有解决办法了?”

    小周还是那副憨笑样:“嘿嘿,试试,就是试试而已,不一定会成功。”

    计算机室里所有的电脑,除了秀才在里间的那台外,就是沃琳的这台电脑配置最高,小周不敢随意动秀才的电脑,就只有用沃琳的这台电脑了。

    别看沃琳的电脑是由报废的电脑配件组装的,是计算机室内年代最久,外表最旧的电脑,但因秀才时不时对这台电脑进行改装和升级,所以这台电脑沧桑的外壳内,永远都包着活力满满的芯。

    而且,秀才的电脑也不是谁都可以用得了的,因为秀才的电脑设置了开机密码,除了秀才之外,只有高阳知道密码,沃琳虽然和秀才关系非同一般,可沃琳是计算机室的编外人士,秀才没有告诉她密码,更不会告诉实习生了。

    “行,那你试吧。”沃琳看了进程表后,安安心心吃饭。

    她的饭才吃一半,就听小周拍掌欢呼:“哦,成功了!”

    “嗯,恭喜你呀!”沃琳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刚才她看小周的架势,就已经肯定小周能解决她的封锁,这个所谓封锁对她来说难,而对专业人士来说,经过了高阳的点拨,如果还解决不了,就只能说是心术不正了。

    等小周把两台电脑都恢复原样,沃琳问小周:“要是毕业后把你留在计算机室上班,你愿意吗?”

    “我?”小周没想到沃琳会问这个问题,他很坚决地摇头,“有这个机会我当然高兴了,不过我在上大学之前,家里已经给我安排好工作,我没必要和其他人抢这个机会。”

    “是吗,你家里给你安排的是什么工作?”沃琳第一次听小周说起这事,有些好奇。

    小周呵呵笑:“其实吧,也不是已经安排好了,还得经过考试才能上岗,不过考试对我来说就是洒洒水的事,保准能过,是公务员,至于是什么公务员,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因为我也不确定。”

    “哈哈,滑头!”沃琳调侃小周,没有追问,心里有些羡慕小周不用费劲找工作。

    小周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沃琳面前,道:“沃老师,干吃饭噎得慌您喝水。”

    换上讨好的笑脸:“沃老师,跟您商量个事呗。”

    “嗯,你说。”沃琳含了一嘴的饭,话语有些含糊。

    等沃琳咽下嘴里的饭,小周才接着说:“您不在的这几天,文老师让我和小翟一起代您上课,现在您回来了,本来这课该归还给您,可是我又想来个有始有终,而且我毕业后就不再怎么和计算机打交道,所以我想趁着实习的机会过过瘾,您看能不能成全我?”

    “好啊,”沃琳答应得干脆,“这个班的课你和小翟上了一半了,就继续上完吧。”

    别人已经带了一半的课,她不了解情况,上手后还不知会有什么情况呢,不如顺水推舟,成全小周和小翟,也能给实习生多个练习的机会。

    “行,谢谢您,沃老师。”小周欢笑。

    沃琳莞尔,瞧小周那模样,就差高歌一首了,没有后顾之忧的孩子,欢乐对他们来说是这么容易。

    晚上不用上课,沃琳也不想太早回宿舍,吃完饭的她和小周闲聊时,才知道小翟已经回了学校,不会再回来实习。

    沃琳沉默了很久,而后叹口气,轻笑:“兴许,小翟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或者有他觉得更适合的去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医院兴许不在他的选择之列。”

    从毕业到现在,已经一年半时间过去,沃琳已从最初总也觉得别人失去机会可惜的心态,渐渐演变到现在的一切顺其自然的心理。

    如果在她最初参加工作的时候,小翟的走,她会归责到自己不该设置这样的封锁,甚至后悔自己不该和小翟说起那番专业和门外汉的话题,现在的她,虽然心里也会有歉疚,但不再会过多自责。

    小翟的退却,主要原因在于小翟自己的畏难,或者是抗打击能力太差,再或者,是对伙伴的不满或失望。

    这个伙伴,可能只是另外三个研究生,也可能包括她和高阳以及秀才。

    但是,导致小翟放弃竞争机会的决定性因素,绝对不是她,也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小翟自己。

    如果小翟走之前能和她告别,或者她提前知道小翟要离开,她会和小翟好好聊一聊,阐明她自己的想法,说说她曾经实习时的经历和心得,但,是去,是留,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于小翟自己。

    “沃老师,您是不是觉得,我们学生的心理都很脆弱?”小周这话问得带着小心。

    “没有啊,我不会这么觉得,”沃琳摇头,“我只比你早两年毕业,对于毕业生的心理了解应该还没有过时,不是所有的毕业生的心理都很脆弱,就比如你。”

    “我,我怎么了?”小周被沃琳说得有些糊涂。

    沃琳笑道:“明明知道自己毕业后不会从事现在的专业,还坚持在这个专业岗位上实习,要是换做别人,可能早就自暴自弃,或者实习时只找就业时的专业。”

    小周摸着头嘿嘿笑:“我是实在喜欢计算机,要不,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就该服从我家里人给我选的专业了。”

    此时的两人只是很随意的聊天,可是谁也料想不到,这次的聊天对两人以后的生活有着莫大的影响,多年之后,两人再次听到小翟的消息时,更是唏嘘不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