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猎场-> 第八十四节 徒劳x的x努力(10)

第八十四节 徒劳x的x努力(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王洛没有起身,等到哈斯特离开后,他看着哈斯特刚才所坐的位置,拿出笔和笔记本来,然后在上面写出了如下的内容:

    “怎么样,好玩吗?”

    “人类是不是很有意思?比起作为不可名状的异形生物,在那里毫无意义的抖动着触手,发出胡乱嘶吼---要有趣多了吧。”

    “一直装作人类的模样,去进行这种对抗,其实也是一种选择,对吧。”

    这样说完,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苦笑。又过了一会儿,他才继续写了下去。

    “第一个假设:这里一切正常,这里的人都是普通的居民。而之前出现的怪物,是少数潜藏在他们中的,利用他们精神上的弱点而影响他们,攻击他们的存在。”

    “如果是这样,那么目前、以及接下来所做的工作,能在一定程度上祛除这座城市中,人们精神中的弱点,使他们免受怪物的影响。”

    “在一段时间内,一定程度上。”

    “第二个假设:这座城市所有的人,全都是怪物,伪装成为人类的异常生物。”

    “什么索托斯、奈亚拉、阿撒托斯、哈斯特....全都是怪物。他们装作人类的模样,说人类的话,做人类的事情。这一切,都是为了麻痹外来人,以便让外来人的情绪发生最大的变化,好成为最美味的饵食。”

    “呵呵呵,就像狮驼国那样。”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的努力,恐怕就全都是徒劳的----他们那种种的反应、诸般的模样、反复的情绪,都是在玩。”

    “不,不是在陪我玩---我不配。确切的说,是长期的伪装行为中所固有的惯性,与从这样的变动中所感到的乐趣结合,而导致了现在的一切。”

    “如果是这样,那关键就在于,他们能从这种对抗中感到多大程度的满足?”

    “这种对抗,是否能提供给他们充分的乐趣?是否比之前,戏耍进入本城的人类---调度其情绪后吞噬对方,更能让他们感兴趣?”

    “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这种对抗,让他们抛弃原本的做法,而积极的参与到这种事中来---就像某些沉迷在游戏中的青年一样?”

    “说真的,这种变革、冲突、对抗...应该比单纯戏耍无知者,看着其情绪发生变化更有趣吧-----那种观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是,一直那么做,他们差不多也该厌倦了吧。”

    这样写完,王洛放下笔,又一次看向哈斯特刚才所坐的位置。

    良久,他叹息了一声,又一次拿起笔来。

    “是不是还需要更多?”

    “到目前为止,一切还算顺利。但是接下来,在冲突激烈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他放下笔,反复把这些内容看了几遍。之后,把笔记收了起来,拿起电话。

    “罗伊戈尔先生?我是王洛。”

    “刚才的事你听说了吧。弗莱茵先生那边,我提供一定数目的资金。”

    “嗯,没能达到他的期望。还有一部分资金,是留给你和伊斯先生的。”

    “嗯,你现在过来吧。确认一下资金的使用情况。还有一些别的事情....”

    ---

    再去其他财团,去见别的大老板,恐怕也是类似的待遇。

    苏苒看着镜子里,自己满是水迹的脸。

    看了一会儿后,她拿起旁边的毛巾,擦了擦脸。

    这一次,王洛在行动之前,应该是准备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在他做好对这座城市里人群的分类之后。

    恐怕,他是先准备好了那些信,然后才开始做各处的拜访。

    这并不是因为预料到了那些人会支持他。无论拜访的结果如何,不管那些人是否支持他,在看到这些信件之后,各财团的大老板们,都会开始怀疑那些人。

    在这样的怀疑之后,那些人就算赌咒发誓,竭尽全力,也无法证明自己---对那些人最有利的做法,是破罐破摔,真的支持他。

    对了,有一个例外,那位奈亚拉先生。

    这个人,与其说是支持王洛的政策,不如说是在利用王洛的政策---王洛的说法,可以支持他本来就想做,但却有一定困难的事情。

    他,应该是王洛整个计划最关键的一环。他能提供资金,能让很多人觉得,这种政策是有出路,有前途的。

    去杀了他的话?王洛的计划是不是会整体崩溃?

    苏苒考虑着,想着当初王洛和奈亚拉会谈的时候,那个人的模样。

    应该能做到,之前用活体傀儡控制尼古拉斯家的仆人,并没有费什么力气。现在,对天赋强化的效果还在---还能持续十几个小时。

    但是,王洛会不会还准备好了别的什么?

    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些王洛所做的内容---既不全面,也不准确,简直像是在刻意误导自己。

    有办法,肯定能有什么办法,来破坏掉他的这些计划....对了,王洛的这整个计划,到底是想干什么?

    并不是理想,他这个人,从不会为了理想而牺牲自己什么的---在2012的场景里,如果他想这么做,早就可以这么做了。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表现过这样的意图。

    他这个人,在本质上,不会关心和在意大富豪们的财产到底该归谁...这种事。

    他这样做,不是为了给奈亚拉这样的经理主持公道、提供支持。而是为了别的什么。

    对,别的什么。那些经理和富豪之间的冲突、对抗,是实现别的什么东西的工具。

    是什么来着?

    某个似乎曾出现过想法,又一次她的脑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但在之后,这种想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又一阵剧烈的头痛。

    在头痛发作的一瞬间,她抱住头,蹲在了地上。而在之后,她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过了好一阵,头痛渐渐平息下来后,她整个人已经变得憔悴不堪,而在脑中,仍是一阵又一阵的眩晕。

    在这种眩晕感慢慢平息之后,她略微梳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再次开始思索。

    这里是什么地方来着?对了,奥利德财团,奥利德先生家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